全新俄罗斯轮盘赌火爆上线

请dalao们不要关注我。如果喜欢我转载的东西请关注原作者。我只是个菜鸡,不用关注我!真的!原作者才是最好的!

兔耳老婆超可爱嗷!摸尸老婆天下第一!

呜呜呜呜老婆你怎么这么勾人呜呜呜呜呜呜呜呜你太好看了呜呜呜我爱你啊呜呜呜awsl以后我要去喝肾宝了!老婆太适合开车了!细腰大长腿!射爆!腰部还是中空了!内*的时候还看得到!安详.jpg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这是什么神仙下凡!!摸尸老婆带个翅膀太漂亮了8呜呜呜我的鸡儿硬炸了呜呜呜我老婆怎么这么好看!!!!

死亡与新生

warframe同人:Trinity性转 X Nekros

(DE一直吃书,所以感觉一定会ooc,唉,痛苦)

私设:
     1:当时博士救下来的孩子只剩下一个,就是现在的指挥官(小姑娘),然后被博士放在了储梦池,最后的内战是Nekros把小姑娘抱回了飞船,小姑娘对这位死灵法师很有好感。
    2:每位战甲都有自己独立思想,也能被指挥官控制,可以在飞船里随意走动。
    3:避雷:我写的是奶妈性转x摸尸,奶妈性转!!!Trinity在我的文里是男的!(摸尸我老婆!)

      最近Nekros的状况有一点差,小姑娘虽然很少跟着战甲们去做任务,但是在Nekros完成任务归来后还是感觉到了他比平常的不同。

    “你怎么了?是伤口又开始痛了吗?”小姑娘坐在椅子上抱着Nekros的腰仰着头小声地询问到,“我找Oberon和Trinity帮你看看吧!”

       Nekros抬手摸了摸小姑娘酒红色的头发摇了摇头,传识给小姑娘说:“我很好,请不要为我担心,我自己能处理好的!”小姑娘蹭了蹭Nekros的腰后松开手说:“那你不舒服一定要给我说呀!我很担心你!”Nekros点了点头,准备走进浴室里好好处理这几天棘手的问题。
   
       Nekros一直是一个人做任务,就算是生存刷管子也尽量避开其他队友。最开始是大家总会下意识的避开Nekros,Nekros一开始并不知道原因,后来在一次救援任务中人质无心的一句话:“你的身边死气可真重啊!我好冷,下次有机会见到你我得穿厚点!”摸尸突然回想起才把小姑娘救回来时,小姑娘一直在他怀里发抖,即使飞船里开了暖气。刚开始的几天小姑娘蹭在Nekros怀里睡觉时也总是不安稳,当时只是以为小姑娘太害怕,现在这么一想,应该是自己的气息影响了小姑娘。
   
       从队友下意识离自己有一段距离到Nekros自己远离队友用了不到一天。然后Nekros突然回想起Trinity永远绕着他走,对自己毫不掩饰的讨厌。他明白Trinity是带来新生的,他的身边永远都充满了生机,Oberon也是,船里的小动物都喜欢去找Oberon和Titania玩,特别是小姑娘养的笑猫和薇娜丽,对自己永远都是龇牙咧嘴的,倒是天天去Titania那里扑蝴蝶...
   
       这样也还好,指挥官也很开心,大家也相处的很好,能这样浑浑噩噩的活下去已经是以前不敢想象的了!但是最近他却发现无论做什么任务总能碰见同一个队友,就是Trinity。他也不说话,有时候是他们两个人,有时候是4个人的小队,而且自己总是处于满血状态,队友对他是否开了3技能很怀疑。他想对Trinity说你可以去帮助其他人的,我自己能回血。但是又觉得可能只是因为Trinity回血的范围增加了而已,并没有特别关照谁的意思。
   
       Nekros在水池里半卧着,大半个身体泡在温水里回想了很多事。突然他感受到一股很强烈的生命之气,不同于Oberon和Titania来自大自然的气息,而是一种纯粹的生命的鲜活,夹杂着强大的攻击力。Nekros想起这是Trinity的味道,曾经一段时间非常的吸引自己,现在也是,并且不只是气味,自从前几天的虚空MOT生存差点翻车时Trinity突然问自己“你的血条一直在减少,是因为刚刚救了人吗?”并给自己拍了祝福以后,Trinity声音一直刻在脑海里。虽不像指挥官和其他女甲那样柔和,但也十分悦耳,就像他人一样沉着冷静,虽然只说了一句话,对我说过一句话。
   
       Nekros觉得自己应该回到自己的房间了,刚准备起身,Trinity的声音传了过来,“不多待一会吗?”
   
       这应该是Trinity对自己说的第二句话,Nekros也不知道为什么对这个记得这么清楚。
   
    “你还没有回答我当时撤离时我问的问题。”
   
       Nekros想了想,传识到“不是。”之后便一直沉默下去,Trinity也没有追问,但Nekros认为难得有其他人和自己说话,还是如实的回答道“指挥官带我强化了技能,我一直掉血是因为我每亵渎一具尸体会消耗自身的血。”
   
     “那你是怎么把Nova拉起来的?明明我们都离他这么远?”
   
     “技能强化以后我的灵魂重击可以把队友救起来。”
   
     “不会很难受吗?”
   
       Nekros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Trinity说的是自己血摸的事,想了想,“我能承受住。”怎么可能不难受,但是以前经历过的更难受,每天都听见死去的人的灵魂在耳边窃窃私语也难受,但是最难受的已经过去了,持续失血和补血也没有太大的影响,活着已经很好了,还要在乎是享乐还是艰难的活着吗?
   
      “谢谢你当时为我加血。”Nekros从水里站起来,跨出水池,向门那边走去。
   
       Trinity则是在他走出门后整个人都滑进了水里,不断的回忆那把快翻车的生存。。

       当时Nekros一如既往的离小队有一定距离。随着时间的增加,感染者也越来越多,Nekros也时不时对靠近队友的感染者队伍使用灵魂重击好为队友分担一些压力。这次Nova和Ivara因为摸尸没有断过亵渎技能而持续输出得太high,忘记了撤退,一行四人反应过来时已经在虚空呆了快2个小时了,感染者越来越多也越来越强大,自己也在不停的为队友回蓝拍祝福。

       Nekros虽然用亵渎时从尸体上搜刮出许多血球一定程度上为自己减轻了负担,但是怪太多了,上一秒杀死了无数的感染者下一秒就会出现更多的感染者把门堵的水泄不通。当时自己忙着为队友拍血,一瞬间忘记回蓝,想再使用祝福时蓝已经不够了,队友们的蓝也耗尽了,只希望不要出什么岔子!
   
       但是越是怕什么越是来什么,突然队里的Nova被干扰者从感染者堆里拉到另一个感染者堆里,只是一瞬间就倒地了,自己顿时慌了起来,Ivara也忙着清理眼前的怪物没办法跑过来拉Nova,当自己想要使用链接技能自残清怪时,Nekros对Nova放了一个技能瞬间将倒地的队友拉了起来。
  
       队友们顿时愣了一下,Nekros从高处跳下来随手放了一个惊骇,传识对队友说:“愣着干嘛,快撤离,我的技能坚持不了太久!”然后召唤了数个亡灵幽影,冲着撤离点跑了过去。
   
       自己和其他两个队友在亡灵幽影的掩护下从窜逃的感染者中跑了出来,跟着Nekros后面快速来到了撤离点。
   
      想到这,Trinity也意识到最近的生存任务摸尸的亵渎技能基本上没有断过,明明以前经常因为蓝不够而中止技能,自己也不得不为Nekros不停的回蓝,所以基本上没有跟Nekros说过一句话,明明什么输出也没有,全程都在划水,为什么还好意思叫别人回蓝?但是今天Trinity感觉自己作为一名医疗者来说,听到有人用自己生命来创造生命球为队友持续补血,心里没有被触动是不可能的,Nekros的技能仿佛全是以牺牲自己为代价。就像自己的三技能,虽然可以做到100%减伤,但在也是很痛的。
   
       一想到这里就觉得自己失职了,自己基本上不会奶Nekros。Oberon也是,队里有Titania就只为Titania加血,没有Titania回血技能就放一秒,他自己都说自己是一个输出甲,加血只为了Titania。Nekros仿佛永远都是吃的从尸体上亵渎摸出来的血球补血,从没有找过Oberon和自己处理身上的伤口,永远...都是一个人。
   
       Trinity这次回忆也慢慢变得清晰,很多以前下意识无视的细节慢慢浮现在脑海里:Nekros身上一直是有各种各样的伤口,特别是腹部,仿佛被别人用榴弹炮轰过一样,全身的纹理像是被别人剥了一层皮一样,可以看到肌肉纹理。Trinity并不清楚Nekros经历了什么只知道那一定很痛苦。
   
       意识到自己因为对队友的偏见而违背自己的信仰,Trinity很烦躁。“我应该多注意Nekros的,他不是我想象的那样。”

TBC

唉,瞎jr写了这么多也不知道写的啥,明明当时脑洞很多,写出来感觉就变成另外的意思了。 @暮韵羲 摸尸老婆超可爱啊!